<bdo id="ccisq"><samp id="ccisq"></samp></bdo>
  • <menu id="ccisq"><strong id="ccisq"></strong></menu><nav id="ccisq"></nav>
  • <menu id="ccisq"><tt id="ccisq"></tt></menu>
  • <menu id="ccisq"></menu>
  • 我國石油煉化事業的開拓者——高士 (下)

    時間:2022-06-06 14:02 來源:《石油與裝備》6月 作者:馬鎮
    1976年3月,國家計委批準建設我國第一座單系列年加工500萬噸原油的河南煉油廠,這也是當時我國計劃建設的最大的煉油廠。

    河南煉油廠的編外技術老總

    同年8月建廠籌備處成立后,高士作為洛陽設計院的技術室主任參加了煉油廠的設計審查工作。在設計審查會議上,他對建廠設計發表的真知灼見引起籌備處主任張重與副主任孫化三的重視,對高士本人也留下很深的印象。張重與孫化三都是老八路出身,所組建的籌備處人員中真正搞煉油的也無一人,因而兩位領導在會后了解到高士竟是我國碩果僅存的幾位頂級煉油專家中的一個,并且在文革中受到沖擊至今沒有完全落實政策后,深感人才難得,即向洛陽設計院商借他到籌備處工作。而高士也認為這是他發揮技術所長為國家多做貢獻,補救在文革中浪費的歲月絕好機會。1977年3月21日,籌備處借調成功,高士義無反顧,只身赴任。

    說是只身,是因為這期間高士家中發生了重大的事情。1976年5月29日上午,沈佩和拿著一些面粉到農村換些面條改善伙食,孰料中途被一農村女孩子的自行車撞倒,造成顱骨骨折,顱內出血。送到洛陽最好的市第三醫院,竟然因動亂沒有醫生,醫生找到后,藥房又因連最普通的降顱壓藥“甘露醇”都沒有,需家屬外面自購。遠在北京的宜秦購到藥后連夜趕往洛陽,但最終因搶救延誤沒等到宜秦,沈佩和于第二天清晨離世。肇事女孩子家中貧困,高士沒有追究她的責任,女孩子當場給高士跪下。
    高士到籌備處時已經62歲,計劃中的廠區還都是農田,由于沒有任何職務,他和所有一般工作人員都住在農村一個騰退的小學校里,房間是闊大的教室用麥稈編成籬笆糊上報紙隔斷成的,相鄰的房間說話打呼嚕如在一屋。吃住辦公都在這間屋里,沒有電燈,入夜加班只能點蠟燭,其它生活設施更是無從談起。一個冬天的夜晚他出房到院中井臺打水,不慎在冰上滑倒,頭部重重地摔在冰上,四處無人,腰本有傷,倒地許久方在昏暈中爬起。

    他剛借調上班不久,籌建處召集各施工單位討論施工用地問題,施工隊伍來自各方,各負其責,意見不一,矛盾很大,會期三天,但開了兩天會仍意見紛紛沒有結果,令籌建處主任張重非常著急。高士作為原石油部最大的煉油廠建設工程公司副經理兼總工程師,對這樣的問題是不難解決的。當晚他在微弱的蠟燭光下干了一個通宵,起草了一份會議紀要,紀要匯集各方意見求同存異達成結論。第二天交給張重主任,張重很是贊賞。再次開會,各施工單位順利通過。

    由于歷史的原因,籌建處成立初期50多名職工調自四面八方,卻沒有一個曾干過煉油工作的。張重主任清楚這不利于煉廠的建設,高士報到后就交給他一個特別的任務,每周給全體職工講一個下午的業務課。高士認真備課,從最基礎的知識講起,深入淺出地講解煉油廠的建設藍圖,令大家身在荒野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信心。聽這樣的大專家講課,從張重主任到炊事員每堂課必到,使高士贏得了領導的信任和職工的愛戴。

    作為我國頂級的煉化專家,實際上高士在籌備處時期就已負擔起煉廠籌建的全部技術工作,他憑著長期積累的工作經驗和豐富的煉化知識,逐一解決了水文勘探、地質勘探、設計原則、設備訂貨、施工條件等技術問題,為正式開工鋪平了所有的道路。

    遺憾的是,當1978年1月1日河南煉油廠正式揭開年加工500萬噸煉油工程建設序幕時,由于對高士的文革結論留有尾巴,即使在籌備期間做出了關鍵性的貢獻,任命的17名廠領導干部中仍沒有他的名字,依舊屬于借調干部,甚至沒有任何可以擔負責任的職務。廠領導都搬到條件較好的棉花工廠,有小食堂,而高士依舊住在學校,排隊吃大食堂。雖然他的職務與他所承擔的工作任務和責任嚴重不符,但絲毫沒有影響他投身煉廠建設的情緒,依然對交給的工作埋頭苦干不止。

    為了保證施工質量,他總是親自跑現場,而他的交通工具只是一輛舊自行車,60多歲的人了,騎在農村小道和工地上,連小伙子都吃力,他卻每日照騎不誤。煉廠人員不斷地增加,分配來的大學生由于外語基礎差,他每周義務給他們上一次英語課;對學徒工則將他們組織起來講煉油知識;即使是調來的技術干部,他也要安排講授英語,希望他們可以簡單閱讀外文資料。
    1978年夏,組織上徹底否定了文革中對高士的所有結論,10月,由石油部下文正式調任高士為河南煉油廠總工程師,1980年又任命他為煉廠副指揮長,恢復了文革前的職務。

    查看當年的資料記錄,河南煉油廠的首任總工程師就是高士,從1977年籌備處期間至1984年6月離休,他是河南煉油廠技術總負責人,主持解決了我國第一座單系列年處理500萬噸原油大型煉油廠中的所有重大技術問題,是無可爭辯的首位功臣。

    就在高士不計個人得失為河南煉油廠忘我工作的時候,他收獲了人生的第二份愛情。吳長筠是沈佩和在玉門油田的老同事,她的前夫邵溢亦是玉門油礦時期參加工作的老一代知識分子,與高士同為玉門煉油廠的同事。邵溢參加了蘭州煉油廠的建設,后調任撫順第二煉油廠副總工程師,不幸英年早逝,在玉門老同志的撮合下,二人千里紅線走到一起。在吳長筠的關愛照顧下,歷經磨難的高士無論事業還是精神都獲得了第二個青春。

    向省委書記進言繼續建廠方案

    河南煉油廠按照原設計方案1980年基本建成部分投產,但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對我國國民經濟做了全面調整,在這個全局性的經濟形勢下,1980年12月,石油工業部決定緩建河南煉油廠,所有工程立即停止。

    此時煉油廠已經調集了三千人的隊伍,面對緩建的困難全廠走上了生產自救之路。高士作為總工程師,在接到緩建通知后便積極想辦法改變困境。當時廠內有兩位工程師提出了一個年加工100萬噸原油全部進行催裂化的方案很有創意,經全廠工程技術人員群策群力,反復研究,最終對這個創意形成了完整的設計實施方案,即:采用北京石油科學院開發的渣油催化裂化新技術,在已建年加工500萬噸原油工程的基礎上進行改進,以最少的投資先形成年加工原油100萬噸的生產能力。

    方案有了,但能否獲得上級的批準要到錢要到油,成了全廠首要的問題,廠里上下都為這個方案到處奔忙。高士當時還兼任河南省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他便在省內的多個科技團體宣傳講解這個方案,希望從科技團體的同行中獲得支持。終于蒼天不負,最后通過河南省能源研究會的幫助,爭取到向省委書記劉杰匯報的機會。

    之前已經有許多方面的負責同志向劉杰匯報過煉廠續建方案的事情,但在中央經濟調整的大戰略下,都沒有動搖劉杰執行中央決定的決心。這次是專業協會推薦國家級煉油專家來匯報,雖然他并不認識高士,但建國后在多個國家工業部門擔任主要領導培養出的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素養還是讓他辟出時間熱情接待了高士。

    1981年9月5日,劉杰在辦公室接見了高士與河南省能源研究會的領導。高士先向劉杰仔細地算了一筆賬,說明河南煉油廠用于緩建三年的維護費用,比在三年內建成一座年加工100萬噸渣油催化裂化裝置的投資還要多。然后又從河南自身的發展分析方案的優越。他說,我們省的中原油田已經投產了,而且產量還在迅速增加,可所產原油卻要遠輸江蘇儀征,然后再轉運到長江沿岸各煉油廠加工,可河南所用成品油卻又要從東北運來。河南煉油廠與中原油田近在咫尺,若能舍遠就近,以中原油田的原油在河南煉油廠加工成成品油就近在省內銷售,一年所節約的運輸費用就足夠支持方案中建設所需的投資了,更何況河南煉油廠投產后還能年年上交利稅呢。

    面對高士簡明扼要、通俗易懂的解說,劉杰當即表態支持高士匯報的方案,開心地說:“河南煉油廠如何搞上去,省委曾多次討論過,也多次打過報告,但一直沒有說透。我曾問過康世恩同志,他說目前沒有錢,沒有油,等時來運轉時再說吧。這次經專家提出,就把理由說得充足了,為決策提供了科學依據。”他當場寫了一封信介紹高士與能源研究會的主要領導去找我國著名的經濟學家,社科院副院長的馬洪匯報,以求獲得他的支持。

    持劉杰的介紹信,高士與能源研究會的三位同志很快到北京得到馬洪的接見。馬洪聽取高士的匯報后,非常支持續建方案,當場給高士出主意,讓他們站在更宏觀的高度寫一份有說服力的文章,由他轉報給中央領導?;刭e館后,由高士作為第一作者撰寫了《救活緩建中的河南煉油廠的建議》。這份建議從經濟、技術、生產布局、原油來源、資金籌措等方面更加科學化地闡述了續建方案對國家的貢獻。預計建成后每年可為河南省提供80萬噸成品油,減少輸出原油、輸入成品油運輸費6000萬元,減少鐵路運輸量約十億噸公里,每年可給國家提供利稅1.5億元,并在兩年左右收回投資成本。馬洪親自接收高士的建議后,很快轉給了中央有關領導。

    9月14日,劉杰再次接見高士一行,聽取向馬洪匯報后的意見。聽取高士的匯報后,劉杰當場決定先向國務院發電報,再打報告呈送“關于河南煉油廠建設的報告”。由于此決定打破了中央經濟調整的布局,事關重大,隨后又派戴蘇理省長進京直接向國務院匯報,并向中央承諾,河南煉油廠雖然是中央投資,河南省可以承擔部分續建資金。經過多方的努力,終于在1981年11月獲得國家計委、國家建委、國務院清理辦公室、中國建行的聯合發文,批準按照年加工100萬噸渣油催化裂化方案繼續建設。

    1984年10月,渣油催化裂化裝置建成試運投產,一次成功。開工一個月上交利稅1085萬元,實現了高士在劉杰辦公室對續建方案的所有預測。一個月后,國家計委批準恢復500萬噸工程建設,此時河南煉油廠已更名洛陽煉油廠。100萬噸續建工程是洛陽煉油廠發展歷史的轉折點,不僅救活了企業,而且使洛陽煉油廠從此走上了不斷發展的道路,成為我國煉油工業的主力軍??偣こ處煾呤抗纵d冊。

    黃花依舊笑春風

    1984年.高士退居二線,至1988年73歲離休。他的離休待遇源于1949年參加資源委員會下屬的玉門油礦的護礦斗爭,改革開放后由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統戰部聯合發文,確定參加斗爭的人員按照我黨地下工作者對待。

    雖然退下來了,但高士的石油煉化生涯并沒有停止。繼續接受煉廠向國外訂購煉油設備的外事任務,編寫煉廠廠志,每年為大中專進廠畢業生培訓講課,向煉廠進言發展建議。他還接受了河南省政府委任的省科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的任命,同時參加多個石油能源領域的科技學會,為河南的石油化工事業奉獻謀智。他所主持編寫的《中原油田石油天然氣利用總體規劃研究報告》,為河南的石油化工事業再次做出重大貢獻。

    高士先后當選為河南省第六屆人大代表,洛陽市第七屆、第八屆人大常委。在任期間,他積極為所聯系的煉廠職工排憂解難。人們至今記得他為工廠技術干部解決家屬農村戶口問題所做的艱難而又充滿愛心的工作。由于煉廠發展迅速,許多出身農村的技術干部由于妻子孩子是農村戶口,又難以轉入城鎮戶口,生活發生困難,致使難以安心工作。高士憑借人大代表的身份,根據這些干部的不同情況與各有關單位聯系,不顧年事已高,腰有傷疾,親自跑動辦理,時而一個一個地,時而一批一批地,在他鍥而不舍的努力下,這些技術干部家屬的城鎮戶口問題逐一得到了解決。

    1999年夏,在玉門油田開發60周年慶典的日子里,海峽兩岸當年為抗戰開發玉門石油的老油人應邀再次匯聚在石油河畔,高士攜妻子吳長筠參加了聚會。這些彪炳史冊的耄耋老人用70年的石油生涯和輝煌的業績書寫了中國石油工業先驅者的人生。高士用他的堅忍、勤奮、無私、質樸、博學、智慧和強烈的愛國主義品質所奉獻給祖國的成就,躋身于這個崇高的行列,成為后來者光榮的楷模。

    2005年1月14日,高士駕鶴西行,享年90歲。
    戰略合作
    戰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網 世偉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倫貝謝
    娇妻系列交换21部
    <bdo id="ccisq"><samp id="ccisq"></samp></bdo>
  • <menu id="ccisq"><strong id="ccisq"></strong></menu><nav id="ccisq"></nav>
  • <menu id="ccisq"><tt id="ccisq"></tt></menu>
  • <menu id="ccisq"></menu>